顯示具有 話語 標籤的文章。 顯示所有文章
顯示具有 話語 標籤的文章。 顯示所有文章

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

神末世審判工作就是啟示錄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

 神末世審判工作就是啟示錄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


參考聖經


「因為時候到了,審判要從的家起首。」(彼前4:17)


「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,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,再無可見之處了。我又看見死了的人,無論大小,都站在寶座前。案卷展開了,並且另有一卷展開,就是生命冊。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,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。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,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。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。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,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。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,他就被扔在火湖裡。」(啟20:11-15)


相關神話:


「以往談到的審判先從神家起首,這話中的『審判』就是今天神作在末世來到神寶座前的人身上的審判。或許有的人認為末世來到時神要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,上面鋪著白色的台布,神坐在一個大寶座上,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,神將各人的罪狀都揭示出來,由此來確定人是上天堂還是下硫磺火湖等等這些超然的想像。不管人如何想像都不能改變神作工的實質。人的想像只不過是人思維的構思,是從人的大腦來的,是從人所聽所見而總結拼湊來的,所以我說,無論人的想像多麼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畫,並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計劃,人畢竟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,怎麼能測透神的意念呢?人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特別離奇,人都認為既然是神自己作審判的工作,那必定是規模最宏大的,一定是世人難以理解的,一定響徹天宇,震撼大地,否則怎麼能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呢?人認為既然是審判工作,那神在作工的時候一定特別威風,特別神氣,而那些接受審判的人一定是嚎啕大哭,跪地求饒。那時的場面一定很壯觀,一定很令人激動……每一個人都將的審判工作想像得出神入化。但你可曾知道,當神在人中間早已開始了審判工作的同時,你還在自己的安樂窩昏睡,當你認為神的審判工作正式開始的時候已是神更換天地的時候,那時或許你剛剛明白了人生的意義,但神無情的懲罰工作將在沉睡中的你帶入了地獄之中,此時你就會恍然大悟,明白神的審判工作早已結束了。

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

全能神話語征 服 工 作 的 內 幕(一)

全能神-全能神教會-東方閃電-神話語圖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全能神話語征服工作的內幕(一)

     人類經撒但敗壞太深了,不知道有,都不敬拜了。起初造亞當、夏娃,那時有耶和華的榮耀、有耶和華的見證隨著,人經敗壞就沒有榮耀了,也沒有見證了,因人都悖逆神,根本不敬畏神了。今天作征服的工作就是奪回所有的見證、奪回所有的榮耀,讓所有的人都敬拜神,達到在受造之物中間有見證,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工作。究竟怎麼征服人類呢?就是藉著這步話語的工作來達到讓人心服口服,藉著揭示、審判、刑罰和無情的咒詛來使人徹底服氣,揭示人的悖逆,審判人的抵擋,來達到讓人認識人類的不義,認識人類的污穢,藉此襯托神的公義性情,主要是藉著這些話來征服人,讓人心服口服。話語是最終征服人類的途徑,接受征服的都得接受話語的擊打與審判。現在說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,人到底怎麼配合呢?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,達到明白這些話。怎麼被征服,這個人自己沒法做到,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,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、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。你能摸著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,而且還得有異象,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,沒有任何選擇,這就達到被征服了,而且是因著話被征服的。人類為什麼失去見證了?就是因為人都不信神,人心裡根本沒有神了,征服人類就是讓人類恢復這個「信」。
人總往世界上跑,盼望、前途、奢侈要求太多,總為肉體著想,為肉體打算,根本沒有心尋求信神之道,人的心都被撒但擄去了,人失去了敬畏神的心,一心為著撒但,而人又是神造的,就這樣人便失去了見證,也就是失去了神的榮耀,征服人類就是為了奪回人敬畏神的榮耀。可以這麼說,有很多人並不追求生命,即使有一些追求生命的也是屈指可數,人對前途最掛心,對生命根本不注重。有的人又悖逆又抵擋,背後論斷,不實行真理,現在對這些人先不搭理,對這類逆子先不作任何處理,以後你就活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。你活在光明當中不覺得光明的寶貴,當你活在漆黑的夜裡時就知道光明寶貴了,那時你該後悔了。現在你不覺得怎樣,有你後悔的那一天,到那時黑暗臨到再無光明,你後悔也晚了。現在你不珍惜光陰是因你還不認識現在的工作,等全宇的工作一開展,也就是今天我說的這話都成就了,許多人就抱頭痛哭了,那不就是哀哭切齒落在黑暗之中了嗎?那些真正追求生命的被作成之人都能被使用,那些不合用的悖逆之子都落在黑暗之中,一點聖靈工作也沒有,什麼也摸不著,這樣,就落入了懲罰之中哀哭了。在這步工作中你裝備好了,生命長大了,你就是一個合用的人,你裝備不好,下步工作想用你你又不合用,那時你再想裝備就沒機會了,神走了,你上哪去找現在這樣的作工機會,你上哪去接受神的親自操練?那時也不是神親自說話,也不是神親自發聲,你只看看現在所說的話,怎麼能好明白呢?以後的生活怎能比上現在呢?到那時你哀哭切齒那不是活遭罪嗎?現在給你福氣你不會享受,生在福中不知福,證明你就是受苦的命!現在有些人抵擋,有些人悖逆,有些人做這個、幹那個,我不搭理你,你別以為你們幹的那些勾當我不知道,你們的實質我還不了解嗎?何必總跟我過不去呢?你不是為你自己追求生命、追求得福嗎?你不是為了你自己而信嗎?我現在只是說話作征服的工作,征服工作結束了,你的結局也就顯明了,還用我明說嗎?